#121 觉醒女性主义者的迷茫和纠结

July 10th, 2020 · 1 hr 1 min

About this Episode

更独立,更追求平等,也更追求自我实现的女性,她们开心幸福吗?她们明白独立和平等背后的责任和代价吗?

这是一些人用来抨击女权主义和女性主义者的论点之一。

这看起来是一个可以吵上好几天的论题。在这期节目中,我们用社会学的视角来剖析这个论题。为我们进行剖析的,是复旦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沈奕斐老师。她是个女性主义者,也进行性别研究和家庭社会学领域的研究。

在这次讨论中,你会看到,当更多女性越来越接受独立平等和自我实现方面追求时,会和原有社会观念与制度发生摩擦,甚至与自己从小到大所接受的某些观念相左,这造成了她们内在的自我怀疑和痛苦;你也会发现,不同女性在追求独立平等和自我实现时,所诉求的价值观和权利优先级并不尽相同。

我们也探讨了在践行和推动女性权利时,为何有人选择更激进的态度,而有些人则相对温和。而我们认为这些态度都有其存在的合理和必要。

当然,就和我们一以贯之的态度一样,我们相信在女权问题上,贴标签和彼此攻击不能解决任何问题,有建设性的讨论和实践才是更需要的。

如果大家对节目中提到的沈老师的课感兴趣,这门课的名字叫做《2020 年代的爱情新问题》。这档课程由「新世相」推出,所以大家可以在微信搜索公众号“新世相”,并回复“声东击西”,即可购买和收看(也可收听)该课程。声东击西听众可以享受首发五折优惠。

【嘉宾】
沈奕斐,复旦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

【主要话题】
[01:07] 当我们在说女性主义觉醒时,我们是在说什么什么;
[03:26] 以嘉宾为例的女性主义觉醒历程;
[09:00] 为何说女性主义探讨的不仅仅是性别本身,也和社会阶层等其它问题有关;
[12:11] 为什么觉醒的女性主义者会在爱情、家庭等亲密关系中更受挫;
[18:20] 先接吻还是先说我爱你?能接受生儿育女但不结婚吗?为什么不同社会制度下的接受度会如此不同;
[30:42] 社会文化制度脚本与女性主义观念的错位,所导致的痛苦;以及为什么你永远都不会找到 Mr.Right;
[38:47] 不同形态的女性主义的争议——以 Papi 酱冠夫姓和代孕为例 ;
[57:04] 女权和女性主义的正确探讨姿势

【相关概念】

  • 贝尔·胡克斯:葛劳瑞亚·晋·沃特金(Gloria Jean Watkins,1952年9月25日-)以笔名贝尔·胡克斯(bell hooks)而为人所知。是一位美国作家,教授,女权主义者和活动家。
  • 母职惩罚:英文为 Motherhood Penalty,通常指女性一旦成为母亲之后的资源丧失、机会减损、评价降低。

【延伸阅读】

【音乐】

  • Book Bag-E's Jammy Jams

【关于我们】
网站:etw.fm
新浪微博:声东击西ETW
邮件:[email protected]
支持我们:https://www.etw.fm/donation

Support 声东击西

Episode Comments